战疫日记:夜里也不敢打瞌睡 怕不小心防护服滑脱漏缝

时间:2月15日

地点:武汉汉江区方舱医院

广东湛江首批赴湖北医疗队员,广东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ICU医生陈俊

昨晚上02:00-08:00的班,早上发现昨天上班目镜压红的鼻梁今天出现了几个水泡,我得找点东西保护下,不能破坏皮肤的完整性。附院的彬凡兄弟知道后给了我水胶体敷料,这下放心了。

我们凌晨1点从酒店出发提前去准备,要让舱里的战友们准时下班,他们的心情我们也经历过。穿好防护服,戴好护目镜这些后大家互相检查密闭性完好后进舱接班。交完班后开始工作,这时已是深夜,病人们都睡了,舱里显得比白天安静多了,能听到外面的大风大雨。

目镜慢慢地都是水雾,眼前一片模糊,只能透过清晰的缝隙去看东西,去敲键盘。鼻梁痛着,耳朵也痛着,忍着,也只能忍着,我相信自己能忍住。夜里病人睡了,工作量较白天要少,偶尔我们也坐着休息下,睡意扰人,但不能睡,也不敢睡,打瞌睡都不敢,怕不小心防护服滑脱漏缝。

6点多部分病人起床了,他们来开药和询问病情等,又忙起来了。忙着忙着,突然接班人来了,见到他们是一件很开心的事。交完班,慢慢脱防护服,走出舱外好像觉得不累了,但消毒手时冰冷的酒精让人刺骨的痛。

作者:广东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ICU医生 陈俊(系广东湛江首批赴湖北医疗队员)

整理 南都记者刘雪 通讯员周园